新闻资讯

权说法 明为陪伴暗搭便车:直播链接那些事

来源:永乐国际-永乐国际app-永乐国际平台发布时间:2020-02-05 23:41:52浏览:57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权.说法 明为陪伴,暗搭便车:直播链接那些事

  直播行业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下的重要产业,涉及各个领域,从电子竞技领域、体育赛事,到综艺、晚会的多元化模块,娱乐产业借助互联网技术革新的浪潮,大大丰富了人们日常文化生活。直播行业脱胎于传输技术的进步,提到传输技术则不可忽略互联网的核心功能——链接。网络链接使得公众对信息资源的接触渠道变得更加多元,但由此引发的著作权人、被链网站以及设链网站之间的纠纷却愈演愈烈。内参叔以“陪伴式”直播案为对象,为大家分析体育赛事直播链接可能带来的法律风险和维权措施。

  本案被告新传在线(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盛力世家(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使用“正在全程视频直播奥运会”等作为宣传语吸引用户,用户点击该宣传语后可直接进入二被告运营的涉案网站用户根据涉案网站的指示下载安装涉案APP“直播浏览器”后,即可观看原告正在网站播的奥运会内容。

  被告在涉案网站上设置奥运专题栏目,对赛事节目的链接进行排列、整理,全程实时利用原告网站的奥运赛事节目进行直播。“陪伴式”直播的特点在于通过主播多路、实时解说,插入弹幕等方式,实现用户与主播在同一屏幕观赛和互动,主播和网站就用户在网站上刷礼物的价值分成盈利。总而言之,上述直播和盈利的行为均不受原告的控制。

  原告曾多次发布里约奥运会电视节目的版权声明,但二被告仍然施行上述行为。因此,原告出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宣判认定二被告公司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等共500万元。对此结果,二被告表示不服,现均已提上诉。

  此种“陪伴式”直播方式,通俗的讲就是被告利用权利人的直播画面和带宽,采用加框链接嵌套的技术方式将其呈现在自己经营的网页上,并单独设置专题,并且,以此为基础进行解说、互动和接受礼物等商业化运作从而获得利润。因而此种行为又被称为“加框链接”。那设链人出于何种原因和目的从事此种不法行为呢?

  体育和知识产权作为2019年WIPO知识产权日主题,其产业重要性和法律前瞻性不言而喻。根据《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及短视频报告》,2018年下半年媒体直播在7-8月暑期赛事期间实现突破,其带宽占比在7月份一跃升至23%,环比涨幅超1300%。众多主播也因此对体育直播青睐有加。

  加框链接并非是单纯的链接,行为人不仅绕过被链网站的主页,而且仅对目标网页的一部分内容进行链接,通过对该部分进行加“框”的方式,使该部分内容“嵌”在设链网站自己的网页或客户端应用上。链接和加框的技术效果也从而使得用户将视频或内容误认为是设链人所提供。由于设链者的成本仅来源于链接和加框,而最重要的网络内容带宽费用则由被链人负担,显而易见,对于设链人来说是这一笔低成本高收益的买卖,不正当加框链接行为也因而层出不穷。

  加框链接的直接效果在于切分了原权利人或被链接人的原有市场份额和流量。设链人通过加框链接获得一大波流量,商业化运作和变现等一系列行为,设链人将流量竞争力转化为资金收入。对于直播平台来说,通常的变现手段包括获得赠送礼物及广告收费收入,这也是设链人非法设置加框链接的最终目的。

  加框链接属于搭便车行为。在流量为王的时代,设链人利用技术手段获取竞争优势,窃取权利人和被链人的市场份额和利益,亟需法律予以应对。一般而言,加框链接的规制路径可以从著作权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分别展开。

  与加框链接行为联系最为密切的著作权为信息网络传播权。2010年《著作权法》第10条第1款第12项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对象作出了定义,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行为。加框链接能否受到信息网络传播权规制的关键则在于如何理解上述定义中的“提供”一词。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了只有将作品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进行分享,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作品的行为才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

  根据最高法的解释,只有将作品上传至服务器或设置共享文件为公众所知的行为,才受到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制。从功能视角出发,服务器标准较为明确区分导航引流和实质替代的关系,比较客观中立。导航功能并不导致服务器状态和内容的变动,因此不属于侵犯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而如若服务器内出现新作品或其他状态变化,产生了实质性替代效果,则推定其侵害权利人的网络传播利益。本案中被告的加框链接行为传输的内容仍保存于被链人的服务器中,而非直接将作品传到自己的服务器,因此,这一单纯的导航行为并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制范围。从技术角度上讲,加框链接行为抓取的仅仅是网页地址,而盗链行为直接跨过网页,直指视频内容链接,因此,加框链接显示内容与被链接网页一致。在跳转页面链接指向被链接网页的过程中,设链人服务器并未出现作品,设置加框链接也因而不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

  此结论也得到案例支撑,在2015京知民终字第559号判决中,法院指出本案中兔子视频提供的被诉内容来源于其他网站,并未存储于自己的服务器,在点击播放不同内容时,跳转的页面涉及不同网站的不同页面,所以仅构成提供链接服务,起到导航的作用而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

  上文讨论的是加框链接行为本身的定性问题,著作权的各项权利仅关注权利本身,即判断此种行为的性质归属问题。在遵循法教义学的路径之下,加框链接行为不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统摄范围,进而不受到著作权法规制,但这并不意味着不法行为人就此逃脱法律的制裁。

  值得指出的是,加框链接此时具有不同于提供导航功能的特点。由于设链人明显具有在本网站(或客户端)下直接为用户呈现被链网站的内容的意图,因此设链人也充当了作品传播者的角色。通过设置加框链接,设链人能以较低成本大幅提升流量和关注度。加框链接有可能对著作权人造成损害,我们因此引入反不正当竞争法,结合市场情况和商业道德进行具体判断。

  在“陪伴式”直播案中法院援引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即商业道德条款作为裁判依据。商业道德本身含义宽泛且不确定,要根据特定行业和商业惯例予以谨慎判断。即便是原则性条款亦应当遵循一定的规则限定,一般而言,应当重点考虑竞争主体和侵害客体两方面。

  诉讼主体之间应当存在市场竞争关系,认定竞争关系采多因素法,正如法院在本案中所指出,二被告通过涉案网站向公众提供了互动式体育赛事节目直播服务,其与原告从事的经营行为在服务内容、形式及用户群体等方面存在重合,具有直接的竞争关系。

  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侵害客体指向市场竞争秩序,维护市场竞争秩序脱胎于商业道德,而商业道德是交易参与者共同和普遍认可的行为标准,应当按照特定商业领域中市场交易参与者的标准加以评判。本案中法院以“实质性替代”标准作为商业道德认定的核心,二被告在涉案网站设置奥运专题栏目,对赛事节目的链接进行排列、整理,全程、实时利用原告网站的奥运赛事节目直播内容,并借机牟利的行为显然已经超出了必要的限度,不仅构成了对原告提供该项服务的实质性替代,损害了原告的利益,而且破坏了网络直播体育赛事节目需获得授权许可这一行业惯例。

  在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内参叔认为应当秉持技术中立理念,在产业发展和法律规范之间寻求平衡。技术进步的要旨在于促进产业发展和提升社会福祉,但不可借助技术侵犯竞争对手的资本和精力投入,不得通过不合理地借用他人的竞争优势的方式为自己谋取交易机会。就加框链接而言,权利人可以引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商业道德条款作为事后救济依据。内参叔亦倡导戈斯汀在《著作权之道-从谷登堡到数字点播机》书中提到的“技术的问题由技术解决”,通过设置技术措施以及Robots协议等技术方式,防止他人不正当抓取内容获得不正当利益行为的发生,构建事先技术预防和事后法律救济相结合的保护模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永乐国际-永乐国际app-永乐国际平台